可能接下来把文章都在AO3存个档,打理清楚了在这边发链接。

真的无奈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唉。

[横相]不慎遗失的(完)

Not True。


 [横相]不慎遗失的


横山裕有个感觉,自己掉了点什么东西。

他话一出口,取材的记者笑了起来。


“手机?”

记者指一指桌子上的手机。


“不是好好地在那吗!”

横山裕大声反驳。


“钱包?”

记者又问,横山裕摸摸自己的口袋。


“好好地在那里。”

他悻悻然地说。


“……钥匙?”

也不是。


有一种知道丢了东西,却想不起来到底弄丢了什么的焦躁感。

“到底是什么啊……是什么啊……”

他回到乐屋也不开心。

锦户亮经过,看到他之后眉毛往下...

#bff

你以为,我喜欢你面前的镜子,喜欢你绿色的牙刷,喜欢你身后的草地,喜欢你没在用的CD机。

其实我喜欢你。


最喜欢你。


他们还很小的时候,很喜欢做手制霜糖蛋糕的姐姐,曾经把原本打算作为闺蜜生日礼物,却又不太像样的成品切片之后,神不知鬼不觉地塞给松本润的便当盒,作为男孩下午吃的点心。

她不知道的是,每一天的中午,她的弟弟和邻居家那个叫相叶雅纪的孩子会凑到一起,加上二宫和也,三个人躲到天台,互相交换盒子里他们不爱吃的东西。


梅干,海鱼,芹菜,青海苔。

那一天,是蛋糕。


“那是什么?”

相叶探头看松本润饭盒里散发出甜蜜香味的蛋糕,那看起来不是一般的蛋糕,上面歪歪扭扭的字母...

[二润/樱相] Dragon Game-01

刷个卖萌的旧文……。

如果玩过puzzle&dragon可能比较能视觉化!


01


樱井翔在他年轻的时候看过一部很青春的漫画,漫画里的男主角通过骑着脚踏车横穿日本找到了他的人生理想。

物理移动会改变人们的命运。

他觉得很热血。


二宫和也在上个星期看了一部圣诞节治愈小电影,电影里的男主角在经历了一场不知所起的单恋之后,意识到自己的青梅竹马才是自己最爱的人。

电影里的店员说,人们总是在回避命运的道路上遇见命运。


见了鬼。

没有青梅竹马的二宫和也想。


如果命运能回避的话,也就不称之为命运了。

回避本身,也是命运的一部...

[模特组]南瓜车 - 6

……半年一更,in case 各位忘了前文 南瓜车-5 南瓜车-4 南瓜车-3 南瓜车-2 南瓜车-1


6.


“喂。”

下来以后,他捏一把相叶的脸颊。

“好歹也说点什么吧。”

相叶没说话。


“那个,我说啊。”

松本润哭笑不得。

他没想到这一下的气氛会如此微妙尴尬。

他清了清嗓子。

“你要是——”


“没亲过。”

相叶忽然说。


“……什么?”

松本润凑近他,眉梢微微一动。

没亲过?那外面说不定正在放的片段是什么?


“男孩子,没亲过。”...

[影山/片山] If You Say So-06

回来了!x


Chapter6 所谓执事


“刀?”

影山静静地看着他。


“藤原佑说,藤原洋二最近随身携带了小刀。”

片山眉头紧皱。

“为什么不用他自己的刀,要用一把更钝的,陌生的,他不熟悉的刀来杀人?最后还将凶器留在现场?”


或许藤原洋二是空手而来。

他依稀觉得奇怪。

藤原佳代说他们父子之间矛盾由来已久,就算是冲动杀人,也不可能全无准备,他能够带着小刀半夜在父亲的门前逡巡,却在和父亲见面时忘了带上自己的刀的可能性,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大。


片山盯着手里的透明塑料袋出神。

里面放着那把血迹斑斑的拆信刀,浸着深红。


——冲动杀人,慌乱间忘了将凶器带...

[SA]关于波多野卓巳

铃木太阳X波多野卓巳

下篇搞完不能直视太阳小天使的小围裙x

朋友们,我愈发觉得这是一组好CP了(捧脸

里站戳这里


上篇:[AS]铃木太阳的忧郁

[AS]铃木太阳的忧郁

波多野卓巳X铃木太阳

写太阳小天使的肉真是……超有罪恶感(超赞x

有个下篇,下篇是SA。


戳里站

[影山/片山] If You Say So-05

讲真,写文章真开心…………


Chapter5 父之罪


“最新消息,金融业巨头藤原企业总裁兼创始人藤原洋介,今日被人发现死于藤原企业大楼的办公室内。嫌疑人藤原洋介的长子藤原洋二,此刻行踪不明,请市民有得知藤原洋二线索者,尽快与警方联系。”


车载电台里,同样的话响了好几遍,片山浩拔掉钥匙,和片山晴美一起下车,抵达了藤原企业后面少有人进出的那扇门。

石津等在那里,看到晴美出现,扯出一个笑来。他带着片山浩和片山晴美进去,上了电梯,到了一间单独的休息室门外。


“义太郎他在里面。”

石津说,有些虚弱地扶着墙。

“老样子,晕血。”


片山晴美看着他。

“你还好吗?...

[影山/片山] If You Say So-04

Chapter4 红色


一个吻。

又一个。


不止三秒,漫长得让人窒息。

潮湿而柔软,带着咖啡和雪茄烟的味道。

无人目击,无人可以作证。


片山义太郎神游一般回到家时,片山浩和晴美还没入睡,他们看着走进来的片山义太郎,不约而同露出忧虑的神情。

福尔摩斯趴在坐垫上,静静地看着片山义太郎。


“阿义。”

片山浩在片山义太郎面前挥了挥手。

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他摸了摸片山义太郎的额头,又摸了摸自己的。


“没发烧啊。”

他担忧地望着义太郎的脸。


“你送影山先生回去了吗?”

片山晴美问道,“石津说你去了警局。”

她忽然皱眉。

“是不是根本那个老家伙...

这初秋与你合衬。

© 伶歌蜉蝣人 | Powered by LOFTER